辛竹丁:遥远的影像

辛竹丁:遥远的影像

作者:辛竹丁

时间的脚步缓慢而连续,离开孝义中学已经三十多年了。虽然当时我才年轻,但我也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感觉。

1977年初春,黄土高原遭遇了罕见的干旱。小河两岸,到处都是抗旱春播的大家。在这些成群结队的人中,有一个是我们刚入学的新生。当时的学生只好学工科,学农业,学军队,批判资产阶级。因此,我们为农业生产和劳动而存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。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小学教科书,每年都有毛主席语录和毛泽东诗词。学制要缩短,教育要革命化。学制小学五年,初中两年,高中两年。什么是“革命”?政治是主导。

当时全县有20所高中,基本上每个公社(乡)都有一所高中。初中毕业后,不想上高中的人很少。上高中主要靠村里的推荐,入学考试只是简单的筛选。由于种种原因,没有推荐我,只能在偏远的河底中学就读。开学第一天,要求带铲子和水桶,种些玉米,把低洼地区窨井里存的雨水挑到山上。当时两桶半的水很难接!到了田里,我们提着一瓢水下去了,很快就不见了。我们一挑水,就往几个窝里灌水。3月下旬入学,一直在工作复读,断断续续上课几天,主要是临时抱佛脚初中留下的课程。河底中学成立了自己的砖厂,一个班一个月,八年级两个班,九年级一个班,三个高中班轮流在砖厂上班。夏天到了,麦子熟了,同学们又要去割麦子打田了。当时农业机械化水平很低,没有统一的收割机,生产队手工割麦。在一眼看不到头的麦田里,许多人被晒伤了。夏天最开心的就是几个人在野外去河边玩水(游泳),从生产队里摘核桃杏子吃。生活上,我们留学生自带米粉和蔬菜,住在当地村民家里,每个月交两元的寄宿费。就是在这样的学习、工作、生活的情境中,我度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。在此期间,一些学生陆续转学到萧中,我的父母最终把我转到了萧中,一所我一直向往的学校。

1977年9月9日是毛主席逝世的日子。天空灰蒙蒙的,下着小雨。孝顺的同学都拿着凳子去学校礼堂开会。从这一天起,我成为了孝道的正式成员。因为它来之不易,所以我珍惜这个学习机会。因为留下的作业不止是实力,是别人的笔记转录出来的。大家都知道的少,水平也不高,可以慢慢跟上。那时候上学成本真的很低。高中的时候,我在河底中学交了六块钱的学费。对于农村家庭来说,学生上学只多一张嘴,少一个劳动力。有些作业本和笔记本书是自己裁装订的。我就住在校园里,每天自己带吃的,隔一两天回家。当时孝义没有公交车,也没有出租车,贫困家庭的学生只能步行上学。我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往返学校。车子状况不好的时候,要借同学的车骑,有时候还要互相帮忙干粮。从冯家峪村到萧中,要经过张家庄水库。在秋冬季节,尤其是树叶枯萎后,大坝上的沙子非常重。当我们到达坝口时,呼呼的西冬风感觉到人们会往回滚。


亚博体育app在哪下载理有限公司

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
售前热线:分分pk10有限公司

邮箱:admin@admin.com
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 lol下注